您的位置:九三九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水浒任侠 > 正文 1736章 第三方势力,荡灭顽敌!(2)

《水浒任侠》正文 1736章 第三方势力,荡灭顽敌!(2)

    骤然响起的激烈破空声中,锋利的长枪红缨挥动卷起,如电而至,前方一金军骑将方自挥起手中兵刃时,便已被一枪戳翻坠马。大地颤动、蹄声如雷,旷野战场上更添冲天杀气,金铁交鸣碰撞声不绝于耳,一片的弥漫烟尘当中,又向完颜娄室袭杀过去的那一彪义军骑军儿郎狠狠撞向金军骑阵,却又是杨再兴一马当先,犹如长枪的锋利刃芒,率先狠狠搠入同样奔驰的敌军阵中,杀得个人仰马翻,身后也有众多天波军骑众紧随其身后向金军发动凶猛的突击。

    周围那些剽悍凶猛的金军精锐当然也是毫不示弱,各自手执诸般军械大刀嗥叫劈斩,满是杀气的脸上也已溅上不少鲜血,各个也犹如狂怒的野兽率领人马紧随其后包夹过去,狠狠冲击那些胆敢前来冒犯娄室忽鲁的敌军兵马。双方将士皆是杀红了眼睛,疯狂挥舞着诸般军械奋力砍杀戳刺,攻防鏖斗的战团又是一片的血肉横飞!

    而自从前番急于建功显名,却是马陷泞坑险些被金军乱箭射杀,却被杨温老前辈舍身救返回性命的杨再兴如今似也已沉稳了许多,虽然每逢大战也仍是必要争先杀戮,然而如今的他却愈发的重视协同并肩厮杀的同僚弟兄战况安分。方才与竺敬二人率部似两把尖刀,一左一右,直拦截袭向完颜娄室的骑阵之际,杨再兴手中锋寒长枪芒利闪耀,左搠右挑,转瞬间教一众金军骑士身上绽放血花时,隐约间也觑见竺敬碰巧抢先率部袭至娄室近身处。

    然而完颜娄室那厮,也当真不愧是金军鞑子当中武名最盛的元勋名将,竺敬堪堪抵抗不力,眼见要立毙于娄室的大斧之下。杨再兴见状更是愤猛突进,长枪耀出的道道寒芒,喉头飙血、心窝染红,而后健儿催马向前,骑枪马刀齐齐探出,又在金军阵列当中硬生生的犁出了一条血路!

    眼见另一员破阵杀来的义军骑将战姿端的悍猛无对,完颜娄室也只得催马绰斧直迎过去。而杨再兴自是夷然不惧,反而战意蒸腾的催骑撞去,须臾间两马相交,寒锋点钢枪与开山大斧重重的磕撞在一处,杨再兴也陡觉耳畔嗡的一声劲响,直被震得浑身酸麻。然而完颜娄室也不由“嗯!?”的一声,也感到双臂微微发麻,而杨再兴趁势赶上霍霍霍霍的又是几枪连环搠出,完颜娄室虽然也能奋力格荡开来,但是也感到与这员义军骑将厮拼时压力陡增,自己倘若稍有疏忽,也甚有可能着了对方的道。

    方才那个唤作竺敬的宋人,已当之不愧是一员能冲锋陷阵的勇将。而眼下杀出这个年齿看来更轻的宋人骑将,竟然比起那竺敬的身手还要奢遮上甚多!

    完颜娄室心中正念时,竺敬那边又狠狠咬着牙,拍马绰刀直冲将上前,与杨再兴合力与完颜娄室厮拼的狠厉。而完颜娄室以一敌二,一时间竟然也能杀得个不分伯仲。然而双方骑军来往冲杀,所需仰仗的也是高速的机动性,终究不能只图歼灭尽眼前敌军而停留驻足于原地。周围更有无数亲随精锐围攻上来,杨再兴也只得虚晃一枪,策应着竺敬又往斜侧里杀去。

    完颜娄室又听见奔腾喊杀之声席卷而至,那打出天波军旗号的敌军骑众又有一彪军马驰骋杀来,与侧翼己方骑阵相撞时爆发出更为激烈的人仰马翻的惊嘶呐喊,那彪骑军暂时也似是不可阻挡一般,奋力突进时金铁相交磕碰得漫天火星迸溅,血光溅射时,双方也皆有不少人马在这次短兵相接中坠马阵亡。

    天波军大将青面兽杨志,率领麾下骑军健儿突杀一番,堪堪与完颜娄室相隔几个马身的距离,透过汹涌攒动的骑兵人群,彼此依稀也已能大致觑清对方的所在,只是中间隔着无数往复冲锋厮杀的骑兵军士,彼此也皆是统军的主将,暂无法不管不顾的催马过去斗将厮拼。杨志依然是催马提速,又恶狠狠的朝完颜娄室那边瞪了一眼,须臾间的功夫,两支骑阵交错而过,也各自向敌方后阵死死的咬了过去。

    这支号曰天波军的敌军当中,那两员宋人骑将便已端的了得,堪堪能从某家所在的骑阵当中杀得个出入,而那个统领这支军马的主将,想必也更是骁勇善战的将才。而瞧他面皮上老大一搭青记,遮莫也是投从至萧唐麾下时日甚久,那个被唤作青面兽的杨志?

    完颜娄室思付着,却也不会焦躁到为了吃掉杨志这一路的兵马便托缓了己方骑众在战场上奔驰的冲势。而从与天波军几支骑众摩擦短兵相接,再到大多军马仍是结成阵势错身而过时,完颜娄室所处的骑阵当中也有许多精于骑射的好手纷纷轻舒猿臂、款扭狼腰,趁着双方骑阵错身过去尚处于近距离的射击范围之内,映照在骑弓弓弦上的箭簇锋芒森寒,旋即化作一片片的寒芒离弦射出,杀伤力正是于双方接近的平射中更显威力,数百支利箭呼啸着扎入天波军那几支奔腾的骑阵阵列,霎时间血光飞溅,也有不少将士中箭坠马。

    “哥哥,那完颜娄室虽然了得,兼之身边又许多鞑子戎卫,只我一个,难以取这厮性命,可是待其他几拨军马协同杀至时,你我再联手突阵,也未尝不能于乱战中结果了那厮!”

    奋力奔杀出去的杨再兴披覆的衣甲上早溅染得斑斑血迹,他却仍是意犹未尽,正大声招呼身侧的竺敬。然而当杨再兴一边高声喊着,一边又侧首望去时,他脸上神情却登时凝固住了。因为他觑见竺敬的胸脯前有四支箭簇透体露出锋尖,鲜血顺着伤口泊泊流淌而下。

    竺敬则是怔怔的低头往向自己胸脯前的那几处箭簇锋尖,刹那间当初与萧唐于水势汹涌的永年城城头初见鏖斗,直至甘心顺服的愿投奔至其麾下,按自家哥哥吩咐以“水浒计划”再投身绿林,这多少年下来南征北战,历经无数战阵杀伐,终得以于水泊梁山共聚大义,并高举义旗抗拒金虏,如今终得名分追随萧唐哥哥更要共创大业的回忆如走马观花一般在他脑中闪过......

    直当竺敬又抬起头来,觑向神情悲愤痛恸的杨再兴时,向来寡言内敛,常好以冷面示人的他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凄然的笑意。竺敬随即身子一歪,直从奔驰的战马上坠将下去,重重的摔在冰冷的地面上,似乎已再无半点动静......

    随着双方不断的投入兵力,在这片旷野间所形成战团越来越形壮大,战事愈发惨烈,整个平原上到处都是横冲直撞的骑军健儿,每每于冲驰时彼此截杀上前,战况端得是昏天暗地。然而就在此时,于北面似乎也有烟尘升起,先是于那一端地平线出现一缕黑线,当中先是打出了一杆大旗,而平原上临近北侧的兵马倘若是能觑得分明,便会看见那杆大旗上绣着的分明是诺大的“夏”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