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三九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猎户出山 > 第878章 说曹操曹操就到

《猎户出山》 第878章 说曹操曹操就到

    “姓名”?

    “洪成武”。

    “性别”?

    “男”。

    “年龄”?

    “三十六”。

    “职业”?

    “自由职业者”。

    “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不知道”。

    “上个月你在哪里”?

    “平阳县”。

    “做什么”?

    “旅游”。

    “认识陆山民吗”?

    “认识”。

    “怎么认识的”?

    “新闻报纸上”。

    审讯的警察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的眉头紧锁,脸上带着浓浓的怒意。

    “你当过兵,曾经隶属于某特种部队,是部队里的侦查尖兵,六年前在一次执行任务中因提供了错误情报导致战友牺牲,之后就申请了退役,退役之后就一直没有了消息,这几年你在哪里,做了些什么”。

    洪成武眉头抬了一下,“旅游,世界各地旅游,最近两年才回国”。

    审讯警察拿出手机放在桌上,“你的手机并不是自燃,是人为启动了自爆程序,你的手机经过层层加密,可以躲避信号源追踪”。

    “职业习惯”。

    审讯警察啪的一掌拍在桌子上,“洪成武,有人亲眼看见你拿枪杀人,你带着十个荷枪实弹的人进入平阳县。你不但认识陆山民,还是他的手下,你在替他杀人”。

    洪成武冷冷一笑,盯着审讯警察的眼睛,“张邈告诉你的”?

    “不要转移话题”!

    洪成武淡淡道:“没错,我除了四处旅游之外,为了生计也兼职给一些有钱人当保镖,你所说的陆山民上个月去平阳旅游需要找些保镖,有钱挣,我就去了。但我没杀人”。

    审讯警察冷冷盯着洪成武的眼睛,“陆山民杀了人”?

    “这你得问他,那天晚上很乱,我一整晚也没见到他”。

    “他在哪里”?

    “我刚才说了,我只是兼职保镖,干完那一趟自然是分道扬镳,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

    审讯警察冷哼一声,转身走出了审讯室。

    审讯室外的玻璃墙旁,一个五十多岁身着制服的男子正站在那里。

    “局长,他什么都不肯说,要不要采取强硬措施”。

    男子摇了摇头,“没用,他受过专业的反审讯训练,问不出来的”。

    “那我再去审审张邈”。

    男子背着手淡淡道:“他不会知道更多”。说着摸着下巴沉思了片刻,“张邈的主动投案太过蹊跷,背后必有人指使,再等等吧,对方既然是谋定而后动,就应该还有后手”。

    正说话间,一个民警走了过来,“局长,有您的一封快递”。

    男子伸手接过,目光停留在空白的寄件人一栏,淡淡一笑,“果然来得很快”。

    郭良凑近看了看,“有线索”。

    男子眉头一挑,“郭良,联系甘肃那边,把这个案子接过来,他们办不了”。

    “是”。

    “另外,你亲自带人去平阳县搜集证据,快去快回”。

    “是,局长”。

    ..........

    ......

    ....

    陆山民和小妮子坐在房顶上,一如小时候一样,每当天气晴朗的时候,两人就会爬上房顶数星星看月亮。

    “山民哥,今天的月亮很圆”。

    “嗯,星星也很亮”。

    小妮子歪着脑袋呵呵一笑,“我背首诗给你听听”。

    “哦?最不爱的读书的小妮子竟然会被诗,那我到真要听听”。

    小妮子清了清喉咙,正了正衣襟,一本正经的摇头晃脑。

    “天上月亮圆又圆,地上姑娘俏脸盘,不要笑你有星陪衬,我脸上的芝麻一样甜”。

    陆山民乐得合不拢嘴,“叶梓萱教你的”?

    小妮子呵呵笑道:“怎么样,不错吧”。

    “最后两句错了,莫笑你有星陪衬,脸上芝麻一样甜”。

    “差不多嘛”!

    陆山民望着天上的圆月,脑海中不知不觉浮现出叶梓萱的面庞。

    “山民哥,你是不是在想梓萱姐”。

    陆山民皱了皱眉,“有点事情想问她”。

    小妮子瞪大眼睛问道:“什么事情”?

    陆山民敲了小妮子脑门儿一下,“别瞎想,是正事。金不换这样的逃跑高手怎么会那么容易被人劫走,我总觉得这里面有蹊跷”。

    小妮子挠了挠脑袋,“你怀疑是纳兰子建”?

    陆山民点了点头,“现在仔细想想,金不换敢明目张胆留下来,应该是有所依仗,他不愿意与我合作,很有可能之前就和别人谈好了合作”。

    小妮子想到东海那晚文浩离所说的话,“那还不简单,如果真是纳兰子建干的,他肯定会把最新得到的资料传给梓萱姐姐分析,你只要给梓萱姐姐打个电话,问问她最近有没有收到新的数学资料不就清楚了”。

    “小妮子,要不你帮我问问”。

    小妮子瘪了瘪嘴,“山民哥,扭扭捏捏可不是你的性格,要问自己问”。

    陆山民盯着手机上的电话号码出神,久久没有摁下去。

    趁陆山民出神之际,小妮子飞快点了一下拨出键,电话拨了出去。

    “小妮子,你、、、”。

    小妮子一个翻身跳下楼顶,在院子里做了个鬼脸,“你们慢慢聊,我先睡了”。

    电话响了很多声都没人接听,陆山民有些期待也有些放松,正准备挂掉电话的时候,叶梓萱惊喜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陆山民”!

    “梓萱”。

    “我,我刚才正中做数学题,没听到,才接慢了”。

    “哦,没打扰你吧”。

    “不打扰,这么晚你还没睡”。

    “哦,我正在看月亮,睡不着就给你打个电话”。

    “你想我了”?电话老头的声音充满了欣喜,不过很快就变成责备,“你不能想我,你是有女朋友的人,吃着碗里望着锅里,我鄙视你这种人”。

    陆山民一阵无语,“你的自我感觉不要太好”。

    “这就自信,陆山民,我郑重告诉你,你不许喜欢我,雅倩是我的好姐妹,你要是敢对不起她,小心我,我、、、反正我不会放过你”。

    “哎,知道了知道了,同样的话你说过好几遍了,你这样唠唠叨叨喋喋不休小心以后没人要”。

    “切,才不是,我人见

    人爱花见花开,宇宙无敌聪明智慧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喜欢我的人多的是,我告诉里,现在学校里有好几个男生都在追求我,个个都比你帅比你有钱,我正在考虑选哪一个当我男朋友”。

    陆山民哦了一声,虽然明知道叶梓萱是在撒谎,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有股莫名的心酸。

    “陆山民,你怎么不说话了”。

    “哦,没什么,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吃醋了”?

    “咳咳”,陆山民差点被口水噎住,“你脑袋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些什么”。

    “呵呵呵呵”,电话那头传来叶梓萱开心的笑声,“虽然我对你没有任何非分只想,但有人为我吃醋,是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梓萱,你最近身体怎么样”?

    “很好啊,能吃能跑能跳,好得不得了”。

    “那就好”,说着顿了顿,问道:“这么晚了还在做数学题,最近功课很忙吗”?

    “哦、、、、最近刚接到一个课题,弥补了以前一个课题的大量空白,我得抓紧时间研究”。

    陆山民眉头皱了皱,“哦,也别熬夜熬得太晚,要注意身体”。

    电话那头突然没有了声音,过了一会儿听到了叶梓萱低低的抽泣声。

    “梓萱,你怎么了”?

    “呜呜,没什么,你关心我,我好感动”。

    “哦、、、、,我们是朋友嘛”。

    挂完电话,陆山民翻身下了房顶,发现小妮子并没有去睡觉,而是躲在房檐下偷听。

    陆山民瞪了她一眼,小妮子吐了吐舌头。

    “山民哥,怎么样”?

    “金不换确实在纳兰子建手里,而且看来他知道得不少”。

    “我不是问金不换,是问梓萱姐姐怎么样”。

    陆山民脸上带着淡淡的忧虑,“从她的呼吸声判断,有些中气不足”。

    小妮子秀美微蹙,“山民哥,要不你抽空去趟英国,看看梓萱姐姐”。

    陆山民皱着眉头,缓缓的摇了摇头,“去了又能怎么样”。

    说着冷冷道:“纳兰子建这个混蛋,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小妮子愣愣的看着天空,“山民哥,他会不会真的是在撮合你和梓萱姐姐”。

    陆山民沉思了半晌,“不会那么简单,他明知道梓萱身体不好还逼她没日没夜的做这些事情,他要是真为了梓萱好,就应该让她远离这场充满硝烟的战争”。

    “山民哥,如果他真有其它目的,你就更应该尽快和梓萱姐姐接触,要是梓萱姐姐那里真得到了结果,你才能更早一步拿到结果抢占先机”。

    陆山民眉头紧锁,“是啊,要是纳兰子建不告诉我梓萱的事情,他可以稳稳的抓住这条线的先机,这么看来他确实又是在故意逼我和梓萱接触,这人的思维不能按正常人揣摩啊”。

    “山民哥,我脑袋笨,想不通这些弯弯绕,不过我知道,这个先机我们得抓住才行”。

    陆山民沉思了片刻,“再缓缓吧,一切都是纳兰子建的片面之词,先等等左丘那边怎么说”。

    刚说完兜里的电话就想起,陆山民拿起电话一看,眉头皱得更深,“说曹操曹操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