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三九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医品太子妃 > 第一千零零四章 可疑的缘由

《医品太子妃》 第一千零零四章 可疑的缘由

    “王妃这是……”太医放下手,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王妃方才有什么异常?”

    内屋元安郡主和赵熙然陪着,其他的人都坐在外面,不管是外面还是里面都很安静,许多夫人头虽然低头,但却支着耳朵,不放过里面的任何一点声音。

    “王妃没什么异常地方,就是……”玉洁说到这里,眼睛蓦的瞪大,似乎想到了什么,几乎是愕然而惊慌的。

    “可是发生了什么不对的地方?”太医急忙问道,他一时之间也查不出有什么异常,但是宸王妃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晕过去。

    “之前兴国侯蒋夫人闹事的时候,我们王妃虽然一直在念经,但象是苦苦的压制着什么,后来……后来……”玉洁结结巴巴的道,“后来元安郡主和夫人们都走了,王妃突然之间暴怒着站了起来,再后来王妃就晕了过去。”

    “王妃暴怒?行为失常?”太医立时就得出了结论。

    “对,我们王妃向来温和,从来不发脾气,平时说话都是慢声细语的,但之前似乎强忍着什么,后来又是木鱼扔了出去,好象控制不住自己的坏脾气似的,好生生的,我们王妃这是怎么了?”

    玉洁连连点头,眼神慌乱,真正是被吓到了。

    坐在外面的几位夫人互相之间对望了一眼,俱看到对方眼中的慌乱,那里是灵堂,莫不是有什么冲撞了宸王妃不成?

    有脑子反应快的,伸手指了指看起来有些木愣愣的坐在一边的蒋氏,之前蒋氏的行为看起来也和往日不同。

    她们中有几位夫人以前也和蒋氏相熟,在她们记忆中的蒋氏绝不是眼前的这个模样,更不会在做法事的时候,在堂前吆三喝四的让下人准备茶水点心,一副很不尊重的样子,再有后来污蔑宸王妃的话。

    眼下的情形也越看越不对,莫不是两个人都撞邪了?

    这么一想,几位夫人都不由的瑟缩了一下,眼神闪烁,这么邪门的事情让她们也害怕起来,夫人们往日也喜欠参个佛拜个菩萨的,当然相信这种。

    太医却是不相信这种,眼眸微微的闪了闪,立时想到了另外的一个方案,一直在宫里当太医,见到的阴私事情不少,谁还能不往这上面想呢!

    “宸王妃是什么时候有异常的?”太医脸色一沉,问道。

    “进府的时候,我们王妃还是好的,但后来……后来到了办法事的院子的时候……”玉洁一副一边想一边答的样子,努力的回想着当初的事情,“奴婢觉得我们王妃跪下念经的时候也还是好的,后来,奴婢侍候蒋夫人的时候,不经意的就看到我们王妃有些不对劲!”

    “奴婢当时就想过去的,但蒋夫人在闹腾,奴婢一时走不开,只能先安抚蒋夫人!后来元安郡主和大奶奶她们把蒋夫人带走了,奴婢才有时间回到我们王妃身边,王妃的神色很不对,还是极力压制的样子,之后就控制不住了!”

    “蒋夫人当时还在闹腾?”太医敏锐的抓住重点,心里突突一跳。

    做为

    太医他当然不愿意卷进这种事情里面,但眼下已经卷进来了,他也不得不努力的解开迷团,否则这事就可能落到他的身上。

    “蒋夫人今天很闹腾,之前还闹腾着说宸王妃对她不尊敬,方才的时候也一再的诬陷宸王妃,还在法事的屋子门口,摆下椅子宽几,坐在那里喝茶用点心,让宸王妃的丫环侍候她!”元安郡主插言道。

    居然做这样的事情?太医几乎不敢置信的有这样的事情,这得多脑子坏了才有这样的事情,他当然没想到蒋氏以为可以把邵宛如十拿九稳的拿下,而且也是有目地的激怒邵宛如,才会做这样的事情。

    这些预谋,在太医看起来,就象是疯了。

    所以是疯了?

    “宸王妃之前是好好的,到了法事这里还是好好的,她接近过谁?”太医眼眼神动了。

    “法事这里人比较多,走来走去的人更多,之前布置的人手也很多,可能不容易查!”赵熙然皱了皱眉头,插言道。

    “大奶奶,我们王妃进来的时候,靠近的唯一的外人就是兴国侯夫人,之后还在我们王妃身边坐了许多,我们王妃当时是跪着的,兴国侯夫人就坐在我们王妃身边,而后兴国侯夫人又要搬动门口去闹腾,其余的下人这个时候都没靠近我们王妃过!”玉洁道。

    不管是坐在外面的那些夫人,还是里面的太医,都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兴国侯府真的是疯了,兴国侯夫人蒋氏也疯了。

    堂堂的宸王妃跪着,蒋氏居然还坐着,就算她是宸王妃的长辈,这行为也几乎是明着打了皇室的脸面。

    许多夫人拿眼睛去看蒋氏,蒋氏的反应也有点奇怪,皱着眉头,反应看起来有些迟顿,是因为被关在玉慧庵清修的原因,还是真的不正常?

    “兴国侯夫人在哪里,能不能让我察看一下!”太医站了起来,道。

    “兴国侯夫人就在外间!”元安郡主道。

    “母亲没什么不适的,太医无须上心!”赵熙然含笑拒绝道。

    两个人的话几乎是一起说出口的,说完之后对望了一眼,各自笑盈盈的,仿佛依旧是当初闺中,两个人关系不错时的样子。

    元安郡主首先站了起来,伸手一拂衣袖:“太医,跟我过来看看兴国侯夫人,我也觉得她有些不对!”

    说完之后转身就往外走,没理会赵熙然,太医同样也没理会她,跟着元安郡主走了出去。

    既然以前两个人都是京中有数的贵女,元安郡主的身份虽然高于赵熙然,但也没高多少,以权势论起来,瑞平大长公主府必竟就高于尚书府,但眼下却是不同,就算元安郡主没嫁,她也已经是命定的周王妃,将来甚至可能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相比起来赵熙然就弱了许多,一个连世子也不是的夫婿,又怎么能让太医在意。

    赵熙然手中的帕子狠狠的拧了一下,眼底闪过一道冷芒,对比太强烈,以至于她的心情一下子也控制不住起来,好在她反应也快,借着拧帕子的时候

    ,侧头去看床上的邵宛如,如果还有谁会注意到她的失常,唯有邵宛如可能会。

    床头,纱帐落下,看不清楚里面,玉洁正背着她把邵宛如的手放进纱帐,手软棉棉的,一看就知道里面的人还晕着。

    赵熙然的心松了一下,“玉洁,你照顾好宸王妃,我去外面照应一下!”

    “大奶奶自便就是!”玉洁转过身来,恭敬的侧身一礼,守在邵宛如的床前,神色紧张惶乱,邵宛如晕倒了,她这个贴身大丫环责任很大。

    赵熙然看了看没什么异样,转身离开。

    纱帐内邵宛如极其平静的看着赵熙然往外走,也看到了赵熙然挂在腰带上的一个香囊,很淡,很淡的味道,静心宁神很是淡,如果不是她方才忽然之间起身,似乎反应过度,那么清淡的味道几乎没有突兀的传出来。

    和着她本身的香味,这屋药味的清香,淡的可以忽略。

    如果不是邵宛如对药味敏感,如果不是她特意用了心,如果不是方才赵熙然因为元安郡主失了神。

    那么多的偶尔,才让邵宛如发现一点点,唇角无声的勾了勾,果然是自己想的那样。

    蒋氏的身上……

    “请夫人伸手!”太医到了外面,看着蒋氏道。

    “太医,我没什么事情,不必看了!”蒋氏这时候似乎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把手收了回来,脸色阴沉。

    太医的手尴尬的伸在那里,但也没有缩回:“蒋夫人还是看一下的好!”

    “蒋夫人,看一下吧,可能是宸王妃受了暗算!”元安郡主道,这帽子有点大了,蒋氏如果不让太医看,就可能真的有问题。

    蒋氏皱了皱眉头,正想说话,却被赵熙然的声音打断:“母亲,您就让太医帮您看看,正巧您也有些不舒服,儿媳之前还想进宫求了太医帮您看看,之前帮你用药的几位大夫必然比不得宫里的太医!”

    赵熙然也从里面转了出来,走到蒋氏的身边,柔声道。

    蒋氏皱着眉头看着她,然后缓缓的把手伸了出来,赵熙然亲自服侍她把手搭在药枕之上,而后又在她腕上铺上了帕子。

    太医的手搭了上去,诊起脉来,脸色沉重。

    好半响,他的手才落下,抬眼看了年蒋氏的脸色,蒋氏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脸容瘦削露骨,颧骨更是高高耸起,眼神阴沉。

    “蒋夫人在服用什么药?”

    “母亲在静心庵里就一直病着,这次回来正好,就请了几个大夫看了看,用了一些药,可是用的药不对?”赵熙然眉头也皱了起来,不安的低声问太医道。

    太医的目光落在蒋氏的身上,提了提鼻子,一股淡淡的味道,入了他的鼻子。

    蒋氏身上的佛香,很浓,还有药味也很浓,如果不是太医存了心,那一丝丝异味不会落入他的鼻子里,他的目光看向蒋氏,查看着她,最后目光落到了蒋氏手上的帕子上。

    “蒋夫人,能看看你的帕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