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三九中文网 > 恐怖灵异 > 生死狙杀 > 第1523章 中水寨再遇敌情

《生死狙杀》 第1523章 中水寨再遇敌情

    “八嘎!”松岛一个劲的反抗,嘴巴里面还骂骂咧咧的,显然不乐意被王四的右手控制着自己。

    可王四拽住他头发的手却丝毫没松开的意思,死死的压住松岛的脑袋,强迫松岛看着外面那些死去的鬼子尸体。

    松岛是半点办法没有,他的挣扎在王四面前根本没有半点价值,王四几乎已经掌控了他的一切,包括他的生死。

    “小鬼子,从你踏进中国这片土地开始,就注定你的性命要留在这里!”王四冲着松岛大声吼叫一声,然后左手一把拽起松岛的胸口,直接将松岛从窗口处摔了出去。

    松岛顺着那股力道,从窗口那边呈弧线滚到了甲板上,重重的摔在了甲板上,甲板的木头都传来断裂的声音,可见当时的撞击力有多大了。

    松岛在落地后,强忍着身体传来的疼痛从甲板上爬起来,如受伤的狮子一般瞪着周围。

    这个时候他知道他已经没有了生路,这周我剩下的就只有王四他们的人,他带来的所有鬼子已经毙命在了这里,那些剩下的伪军已经投降,根本就不可能再依靠了,此刻的他只有一个人面对眼前的中国军人。

    恐惧感、无助感顿时在他的内心膨胀起来,但他却为了不让对手看出自己内心的恐惧与无助,尽可能的用凶悍和咆哮来掩饰内心,就如同受伤的狮子一般,在所有突击队面前嚎叫着。

    在松岛站起来的那一刻,范营长他们就迅速将松岛给围了,一把把明晃晃的短刀就在松岛的周围转悠着,好像随时冲向前能要了松岛的性命一样。

    松岛面对这样多人的包围,手里已经没有了家伙,只能精神高度集中的看着周围,密切留意着这些突击队员有可能的随时进攻。

    这个时候王四从里屋走了出来,出现在松岛的面前,见到已经陷入绝境的松岛,当即冲着松岛大喊一声:“拿命来!”

    随着这一声怒吼,王四一个箭步冲刺,当即一个旋转,右脚直接照着松岛的脖子处踩了过去。

    松岛根本来不及躲避,整个人被这一脚直接踹得向后退,可是他的身后就是那堵带窗户的墙壁,这就导致他的身体被墙壁阻挡而无法再向后动弹,但是王四的脚却死死压在了他的脖子上。

    强大的力量让王四的一脚踩住了松岛的呼吸喉管,甚至可以听到喉管破裂的声音,松岛本能的用双手抓住王四的右脚,拼尽全力想要推开王四的右脚。

    可松岛的所有反抗都是徒劳的,王四的脚就像是泰山压顶一样巍然不动,松岛双手的力气也随着王四右脚的碾压而变得越来越没有力气。

    不多一会,松岛脸色变得铁青,额头部分青筋直冒,鼓起来就如盘在上面的一条条小蛇一样,眼睛充血变红,眼见出现那种缺氧性的泪水。

    紧接着嘴角流出血液,然后双手无力的下垂跌落,整个身体失去了抵抗,只有眼睛继续暴露在外面,看着王四的方向。

    王四松开脚,那松岛当即从墙壁处跌落地面,落在了甲板之上,如一滩烂泥巴一样,蜷缩在了一起。

    “老范,让弟兄们打扫战场,赶紧构筑工事!”见到松岛已经死了,王四当即对着身边的范营长说道。

    他知道他们还有一个水寨没有拿下,这先泽成就不算到手,因此他必须让弟兄们警醒起来,做好防范鬼子偷袭的准备。

    小鬼子已经有两次派炮艇增援的事情了,他自然是不能粗心大意,免得小鬼子抵达的时候,他们措手不及。

    “是!”范营长不敢怠慢,当即应声,开始让身边的弟兄们忙碌起来,打扫战场的打扫战场,修筑工事的修筑工事。

    就在这个时候,一艘小艇从河面上迅速朝着王四他们这边开了过来,并第一时间靠近了泊船区。

    虽然这个时候泊船区已经被撞得到处是废墟了,但因为那艘船小,所以进入的时候还是可以勉强的。

    当那船靠近泊船区后,沈佩云与两个突击队战士从里面走了出去来,立刻来到了范营长的面前。

    “你们怎么回来了?不是让你们两个送沈医生去岸上么?你们现在回来,沈医生出现什么状况的话怎么办?你们负责得起吗?”范营长见到他们几个很是意外。

    虽然说中水寨已经被他们守住了,但小鬼子随时可能对这里进行反攻的,这里有多危险他不是不知道,因此这个时候这两小子将沈佩云给带回来,他觉得就是他们两个不懂事了,因此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充满了责备的意思。

    “范营长,这不怪他们,是我要求回来的,我们在河面上发现了鬼子的船队,正朝着这边而来,我们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了,更何况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做的是回来报信,而不是为求自保而擅自离开!”沈佩云这个时候说道。

    她知道情况有多么的严重,因此她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只能先赶回来,将情况尽可能详细的告诉王四与范营长他们。

    “有多少船只?”此刻王四也顾不上其他,直接询问沈佩云道,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应付当下进攻的敌人才是当务之急,因此他也不管沈佩云回来到底能不能安全了,只是询问军情。

    “小鬼子过来的大概有六七条船,可以肯定的不是炮艇,只不过这六七艘船上面火力迅猛,机枪防御十分严密,我无法判定他们是不是过来进攻我们的!”沈佩云简单的描述了一下自己见到那些船的情况。

    她不是军事人员,自然不能准确的说出多少,能够简单的描述出这些已经不容易了。

    “你们两个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听完沈佩云的话后,范营长知道那些信息根本不能说明细节,于是第一时间询问那两个弟兄,想要从他们那里得到更加详细的信息。

    “营长,那六七艘船不是战斗炮艇,没有炮火,但是九二式重机枪和歪把子轻机枪数量惊人,火力十分强悍,目前无法判断他们过来这边到底是做什么的!”其中一个弟兄当即说道。